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
菖蒲——夜未央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17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此时恰是深夜,夜来月起。此月此夜,忽的就想起了这一句诗。千年前,古人唱罢,如今,我又吟起。我等不来鸾声将将君子至止,杜衡却又在今夜等来他的小晏,绿衣兰臭,他的唯一从那样斑驳陆离的红尘俗世里姗姗而来,腰间玉佩鸣如流水。

  菖蒲渲染得太美,太静,那些流水虫鸣都化在了夜风里,只剩苦等山鬼的公子声音娓娓,那些白纸黑字里的故事就这么活了过来,在这个夏夜。避世山中的主人,行止神秘的来客,年年此夜,聚少离多,生出的却是一生的默契——楚襄王与巫山神女,鄄城王与洛水之神……他们同他们一样的般配,让人这么轻易地就接受了,公子杜衡与山鬼小晏,纵是在世人眼中他们性别微瑕,那有如何呢?他们明明都不是那十丈软红中的人。

  事实证明我是做不成一个作家的,这样简单的情节撑不到结束。菖蒲细细刻画的,这样惊才绝艳的一双主客,原来都是镜花水月。从来没有过杜衡和小晏,有的只是废太子允臻与刺客无染,红尘里碌碌的人。图穷匕见,又是谁技高一筹?

  都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,每个人都在夸赞玉石的温润,于是就忘记了它又有多么的坚硬。温润的公子眨眼间便化作最丽烈的刀,轻轻巧巧地,将这轻灵神秘的画皮裁得支离破碎。

  看古人说得多好,高官厚秩,士大夫乐也。而允臻,身份贵重得远逾一个士大夫。当你离皇位只有一步,你会想要什么?

 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菖蒲的小说,除却文笔风流赏心悦目之外,便是情节着实真实,真实得可怕。昔看《谢长留》,读到结尾不禁拍案,道大丈夫当如是——看腻了为情之一字死去活来的小说,终有一日回头自省,耽美究竟为什么能作为耽美?

  七尺男儿终究是做不得脂粉装扮的。任是无染再如何是允臻的唯一,天下与他,还是只能取其一。于是你看这天下啊……这天下……如此江山,引无数英雄竟折腰,谁能例外?谁敢例外?

  终于又回到了那山那屋那夜,这回换无染等着允臻姗姗而来。不是无情,所以空空而来平平而过换不来一个了了而去。曾说虫鸣是押着锡韵的寂字五绝,可一朝登顶却发现,高处不胜寒。

  至高至明日月,却无人得见日月双悬。幽昙花只开在深夜,他们的爱情,走不到天明。

  大抵每个人都是这样,一厢情愿认定的避世不过是个笑话,终究要在这娑婆海中挣扎着浮沉。或许会在某个夜晚,遇见一个人。那一夜该有月,清辉皎皎,默默地将这一切,看得分明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